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首才赫然發現,這一切都始於2005年YEF (Young Entrepreneurs of the Future, 國際青年創業領袖計畫),那年我們參訪了從MIT出來創業的E-INK公司......。那時,智慧型手機尚未發明,Web 2.0的網路雙向互動概念才剛提出,更沒有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Line等社群媒體。

那時,Amazon還沒開始賣書,就連電子書閱讀器都處於研發關鍵階段;僅名片盒大小的iPod Nano剛以驚艷眾人之姿輕巧登世,和iTunes以數位內容的第一槍,衝擊音樂內容產業。 

創新是自我熱情的勇於實踐

那年,在一群理工天才和商管專才的朋友中,我這來自文院的書獃子顯得格外害羞。抱著對文字專注的自我懷疑,和對產業創新的好奇,在參訪E-INK公司時,頓時被Co-Founder Russell Wilcox的一席話深深打動。當時E-INK歷經嚴重虧損,終於將開啟與Sony的合作,研發新型電子書。

Russell手裡拿著還在測試的Sony閱讀器,疲倦但閃著光的眼神,堅定地說著他的理想:

Never let another tree fall down because of paper production. (不讓任何一棵樹為了製造紙張而倒下) 他相信,只要做的事情是對的,大家都會跟隨你的步伐一起齊心邁進。

當時我只感覺眼眶熱熱,感染滿滿熱忱,一個科技人有這樣為大自然著想的溫柔心,堅定所開發的電子墨水能改變自然資源的消耗。因為這份信念,我開始對於創新有了懵懂的概念:原來創新是為了理想的努力堅持,是對自我熱情的勇於實踐。

知識傳遞與科技的交界點

剛畢業的近五年,我在非營利組織時代基金會工作,負責國內20家企業與麻省理工學院的產學合作專案,我深切感受知識的交流與實踐,正以各種方式進行:基金會作為知識平台,同時是產業與價值鏈的橋樑,如何讓知識發揮最大價值?資訊如何線上線下整合傳遞?如何從學研單位影響企業新發展,進而改變產業和社會結構?又,個人和社群如何和資訊產生連結,始終是我最有興趣的議題。

之後在紐約大學修習Media,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媒體文化與傳播)碩士的兩年,我專修Technology and Society領域。

研究所提供多元視角,讓一直對資訊傳遞感興趣的我深受啟發,沉浸在各門大師的風采,積極與來自不同領域的同學激盪。在這裡,我們學習的不是如何做媒體,而是如何去思考作為媒介的各種載體,透過科技、介面或實體和虛擬的管道,所造成的社會變革,影響人類認知、行為、思考、甚至是政治、經濟、文化。

我們從人類最原始的資訊傳遞渴望開始:一萬七千多年前的洞穴壁畫、自然界黑猩猩的手勢、中古世紀手抄稿、印刷術的發展,了解訊息傳遞的歷史,直到探討電腦資訊、網際網路發明、新媒體科技應用、全球網路架構法規制定、匿名者運動等。

甚至從社會科學進入,在Media Activism這門課上,我們探討新科技下的社會運動如何發生,恰好反應了當年我們也在海外參與的反媒體壟斷學運,正以新媒體社群的傳遞方式發生。

翻轉教育的學習方式:永遠問「為什麼」而非「對不對」

大量而積極的學習,直到第二年埋首論文的日子,我沒有一天停止過焦慮。我的兩位指導教授,一位是創系老教授Prof. Terence Moran,擁有淵博深廣的學識,傳承媒介學者Marshall McLuhan和Neil Postman的Media Ecology理論;一位是NYU GovLab開放政府實驗室主持人Prof. Stefaan Verhulst,擅長網路科技下的行為研究、國際傳播法規、開放政府研究。

一整年裡,為了合適地運用研究方法,我不停地自我辯證。每次與教授meeting,報告完研究進度、閱讀心得,每週每周我都焦慮而急迫地追問:這樣的論點對嗎?這樣的研究方法對嗎?這樣的架構對了嗎?這樣的結論對了嗎?隔了好幾週,老教授Prof. Moran看著我許久,緩緩說:Research is never about right or wrong; it is always how you think about the question, how you frame the issue, and how you want to lead the discussion. It is a process that you have to experience by yourself, and you have to know what you truly want to discover about the issue you are concerned about. 

這才驚覺,我還停留在傳統的學習方式。

從小成長過程,方法中心主義為主的教育體制告訴我,只要當乖乖照流程操作,就可以有方方正正的成果,如同製造產品,按表操課、系統化生產知識結晶;傳統教育建構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氛圍,只接受100分不容許80分,指導我們如何依循並複製他人的成功模式。這些讓我們總是害怕做錯或失敗,而選擇保守、依賴、不斷找尋唯一的標準答案。甚至只追問對與錯、好與壞,卻忘了獨立思考,用心體會每一步的過程。

在快速變動的今日,今天的知識、明天便成舊文,今天遵守的程序、明天將被革新,一成不變的學習方式,只會招致淘汰或導致了無新意的成果。這也是近年,翻轉教育極力想推翻的教育方式。

現在我在科技新創公司,負責使用者研究,對學習方式的不足之感,更為深刻。我們嘗試用技術解決傳統數位閱讀問題,改變行動載具上不便的閱讀體驗,及滿足從海量文章中擷取資訊的需求,以使用者經驗為重的設計,用新方式傳遞文字閱讀樂趣。我剛開始設計研究時,為了找到目標群眾和研究方法,總戰戰兢兢,擔心研究對象挑選是否正確、研究問題擬定是否合乎規範、研究成果是否合理具有可信度。我的文院背景,讓我很有耐心細火慢熬文本,找到論點;但在現在的產品研究工作,為了找出產品問題與痛點、發現使用者洞見,我得快速學習各種質化和量化研究執行方式。當我還在掙扎躊躇時,我又想起老教授的話:It is a process, all you can do is DO IT.,才真正大膽動手做。

漸漸了解,User Experience (UX)更不可能是規格化的產出,不是填滿畫好格子的答案,而是全面性的體驗:從品牌意識、行銷訊息、價值認知、產品易用性和情緒體驗、到真正體驗核心使用者的深層感受等,包山納海的研究和設計。使用者洞見,不能隨產業趨勢或口頭意見隨波逐流,是必須用心聆聽和感受,找到使用者行為和他的需求、他所在乎的價值之間的連結,再歸納其中不變的一貫真理,才能以核心價值應萬變,預測未來,找到創新的點子。

研究不只是數據和統計,更要有敏感的體知,才有獨到的洞察力。

最重要的,要保持好奇心和同理心,容許試驗和犯錯,並不斷地辯證思考,永遠問「為什麼」而非「對不對」。

只有不斷練習觀察、練習問問題,甚至鍛鍊自己的直覺判斷,才能真正洞悉痛點,進而找到解決方法。因為體驗設計並非在實驗室發生,而是在真實的生活情境,唯有了解使用者脈絡,以人為中心的設計和策略研究,才能真正發生效用。

未來的世界,強調的不是你會了多少,而是你有多少快速學習的能量

另外,我也正在學習自律而規律的研究,除了需時1-2個月運用訪談和產品測試的質性研究外,最近正嘗試2-3周為一週期,小規模但具體快速的研究,用數據、圖表、邏輯分析、或小型A/B testing,Quick and Dirty的方式迅速而粗略地找到明顯問題點,再進行小而精確的持續修正。這種Quick and Dirty研究方法,和工作團隊討論如何製作Prototype或MVP (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低可行產品),大大顛覆了我從前的學習。

我突然發現,能不斷迅速更新自我的學習方式,才是適應環境和趨勢的最大潛力;必須用新的方式解決新的問題,應用跨領域學習力,才能應變快速變動的產業。未來的世界,強調的不再是你會了多少,而是你有多少快速學習的能量。

持續的學習能量與同理心,打造一個使用者中心的自己,創造被利用的價值

更重要的是,要能真正客觀公正地面對日新月異的問題,必須永遠提醒自己用新鮮的眼睛看世界,保持好奇心、敏銳度、聆聽、與觀察的耐心。最近在一場使用者研究的研討會,聽到一句很有趣受用的話,鼓勵研究員們熟練各樣工具,運用不同方式解決問題,因為「當你手上只有鎚子,就只會把所有東西都當釘子」。

使用者為中心的研究和設計,教導我一件事:我們每個人都該是個為自己場域「專屬設計」的工作人,為「使用」我這個人的團隊、工作伙伴、工作內容為中心,打造一個User-Centered-Design (使用者中心設計)的自己,以創造自己被利用的最大價值。

當年E-INK協同開發的Sony電子書閱讀器,很可惜並未帶動市場革命。但從2005年至今的十年,古騰堡計畫啟發書本數位化,E-INK研發的電子紙和電子墨水,在2007年開始Amazon Kindle的商城經營概念下,數位閱讀產業正撲天蓋地顛覆五百年未改變的出版業和教育產業。

2013年德州成立第一個全數位的圖書館 BiblioTech Digital Library、同年美國成立Digital Public Library of America企圖建立全國性的聯合數位圖書館、2014年Amazon繼續開發MatchBook和Unlimited等不同的數位閱讀商業模式、Scribd和Oyster等新創公司紛紛投入閱讀內容串流服務、Google推展數年的Google Books至今仍未能與出版社達成版權合作協議……。

一部由美國國會圖書館數位計畫主持人Vivienne Roumani拍攝的紀錄片 《Out of Print》,探討數位化下的巨大改變:作者與作品、出版業、圖書館、教育、以及青少年學習行為。

這些改變都還是進行式,並沒有正確的解法,都還等待我們以更新的方法去挑戰、創新。

回想十年前一個熱愛文字的人,在E-Ink受到的感動,十年後竟也在數位閱讀相關產業服務,用使用者體驗研究和數位科技,與讀者和出版業一起經歷出版轉型期的高低起伏。其實E-Ink的Russell當年還說了一句話:Never change your goal, change your way. 對熱情的勇於實踐,不會因歲月推移而改變,而是隨著我們積極學習,能一次次定義新環境下的問題,再持續嘗試更富創意的解決方法

立定志向後,安身立命的理想之路會走得更踏實,因為你站在這兒,而熱切的目標在那兒,這之間似乎有條幽微的山路。儘管可能山重水複疑無路,但每次多切一小段彎彎山路,切的不夠小、再切小段試試,也許就會出現一段段帶你前往目標的筆直小徑。(微積分竟然派上用場!) 那我們只要勇敢堅定,走就對了。

【作者介紹/李佳恩】

李佳恩,現於Kono Digital Inc. 新創公司做數位閱讀使用者研究。畢業於紐約大學媒體文化與傳播研究所、臺灣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為 2005 YEF Alumni,曾於時代基金會工作,耕耘學術與產業交流及青年創新教育。熱愛閱讀與學習,相信閱讀、媒體識讀教育、科技發展,能改變資訊利用與價值,產生社會知識力。

【延伸閱讀】

讓「缺乏經驗」成為一把探索職涯的鑰匙

從工程師觀點看 Google 的制度如何養成好的工作文化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