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所有在特定領域達到高度成就的歷史,幾乎都能找出一段集體蓬勃發展的「黃金時期」。

如50至70年代的義大利時裝業,千禧年前的網路業熱潮,甚至台灣在2000年前後的IC設計創業潮,各種客觀條件的匯集,加上大環境氛圍的刺激,激發無數青年才俊的夢想,也造就一段段創業興業的盛宴。

但當熱潮歸於平淡呢?當成長的機會感,被求生的壓迫感所取代,光彩就褪色了嗎?我正是工作於熱潮褪去後的IC設計業,但一個完全不相干的「没落產業」在異國與我相遇,引發了我的內在革命,領我看到不同的世界。

旅程的起點

2010年末的跨年夜,在東京的老牌爵士俱樂部BODY&SOUL,那場由日本知名爵士音樂家TOKU領銜演出,是我第一次親臨爵士樂現場,也讓我從此成為爵士樂迷。

《BODY&SOUL跨年音樂會盛況》

那夜過後,我的人生迎來改變。

2011年,我轉職到目前任職的創惟科技,並於2012年初開始常駐北京,負責開拓中國華北市場。到北京後,一方面從零開始拓展市場,工作之餘,也開始認真的研究爵士樂,出差或旅行時,則盡可能在夜裡到當地的爵士酒吧看表演,就這樣,工作和生活都逐漸上了軌道。

在亞洲主要城市跑爵士酒吧的過程中,我發現市場上似乎缺乏一個能快速找到爵士演出的平台,於是一頭熱血,我開始評估是否應該開發一個APP。在市場調查的過程中,我幸運的認識了高雄知名爵士酒吧Marsalis Bar的經營者張孝維先生,他除了是室內設計師、餐飲與演出場地經營者,更是超級爵士樂迷。

後來,那個APP我並沒有做,但在與張孝維先生交流的過程中,卻發現我們都喜歡TOKU的音樂,也都期待台灣的爵士樂界有更多對外連結,最後我們決定設法邀請TOKU來台灣表演,並邀請BODY&SOUL爵士俱樂部創辦人關京子女士來台進行交流,我也因此開始有機會近身觀察日本爵士樂界的人事物。

Jazz Nippon

爵士樂在日本的發展始於1920年代,戰後,隨著美軍駐日,美軍亟需工作外的娛樂活動,使得市場對爵士樂手的需求大增。同一時期,美國爵士樂界也進入巔峰期,眾多知名音樂家接二連三的到日本表演,當時造成了強烈的文化衝擊,也激發許多年輕人學習爵士樂,因此造就第一批世界級的日本爵士音樂家。

隨著日本進入70至90年代的經濟高度發展,爵士樂俱樂部、酒吧也在東京、大阪等主要城市大量興起。此外,從爵士樂手養成、音樂廠牌、商品化體系,到看熱鬧或聽門道的消費者,日本在20世紀末前內建立了成熟的爵士樂生態系統,也成為美國與歐陸主要國家外,全球最重要的爵士樂市場。

但隨著爵士樂熱潮在全球逐漸式微,同時間,日本經濟也進入長期的低成長期。最後,全球音樂工業劇變的推手-網路影音登場,使日本爵士樂業界越來越艱困,無論是音樂家、唱片公司、演出場所經營者,都面臨冷峻現實帶來的掙扎。

一生懸命的爵士教母

我們邀請的主要人物包括爵士音樂家TOKU,與東京爵士教母級人物關京子女士。TOKU當年在BODY&SOUL出道,進而被SONY唱片公司發掘而簽下,因此BODY&SOUL除了是爵士俱樂部,也像是新創事業孵化器,培育了許多日本爵士音樂家,並扮演了歐美音樂家訪日演出交流的橋樑。

說實在,面對在日本爵士樂界地位崇高的關京子女士,當初我實在沒什麼把握。最後能取得她對我們的信任,順利邀請她來台,對我而言,意義重大。

現年75歲的她,在過去40多年裡,除非萬不得已,她絕對每天親自坐鎮店裡,從頭到尾確保每一場演出的品質、確認現場每一位顧客得到高品質的服務。每當我在現場看她記錄下對於每一場演出的心得報告,那樣的長期紀律和執著,讓我深深感動。

其實好光景早已過去了,現在偶爾也有一整晚不到十個客人的冷清場面,我常不斷自問:換做是我,當最初的理想已經實現了,燦爛過後,我也能像她這樣繼續堅持那麼久嗎?

熱潮後,有人會選擇見好就收,有人會設法跳進另一波潮流,只有少數人選擇面對掙扎,只要過程中還能帶來喜悅,那就努力不被現實覆滅,繼續走下去。

一生懸命,原來就是這個意思。

因為有這些繼續前進的人,至今日本仍是亞洲第一爵士樂大國。當我們欣羨具有高度文化輸出實力的國家,華麗背後,有多少人畢生投入才得以成就。

面對懷抱熱情的事,我還不敢斷言自己一直都能如此執著,但我非常感激,生命中出現了這樣的典範。

《於2015年出版的關京子女士自傳》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在許多人的幫助下,2015年12月25日到29日期間,我們分別在台北高雄舉辦了五場TOKU Quartet LIVE (爵士四重奏演出),並聚辦了一場台日爵士樂界交流座談會,這一系列的活動也獲得了不少好評。

《2015年11月28日,TOKU四重奏於高雄In Our Time演出》

《該場爵士樂座談會宣傳海報》

聽爵士樂進而與音樂產業有更多連結的經驗,與我的工作看似無關,但真的無關嗎?

在我目前的IC設計業職涯中,主要工作內容是產品行銷與市場開發,由於產業特性,大多數情況下是在已有明確規格的情況下,確認客戶或合作夥伴的需求,進而完成工作目標。

但在這次的經驗中,一開始,各方都不確定能期待什麼,在不確定中,我們從音樂家、經紀人、場地經營者、日方合作夥伴、唱片公司、贊助商、觀眾的多方關係裡,探索;甚至創造參與這件事的意義,因為各方的投入與否,都牽動著是否得以成局。想讓事情成真的人,就要負責把所有的意義與現實串起來。

這是迴異於過往工作的經驗,但却是寶貴的一課。其間千絲萬縷的工作細節、所遇音樂家的執著、跨國工作的信任、推動在台演出的意義,不斷衝擊著我。然而,最複雜的事情,總是回歸到最簡單:以誠待人的基本態度,貨真價實的真心。

世界非常混亂,我很開心體悟到的簡單道理和爵士樂將伴我而行。

【後記】

100年前,關京子女士的母親是在台灣出生的灣生,而她這次初訪台灣,也一圓母親生前想要回到台灣探訪的心願。

【自我介紹】

劉康杰,2003年時代基金會實習生,現任職於IC設計公司創惟科技,目前常駐北京。R&B樂迷、爵士樂迷、雜誌迷、籃球迷。

(歡迎前往  時代基金會,歡迎加入 facebook粉絲專頁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