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值得為自己「走出自己的路!」

五十五歲了,對李烈來講,一整個人生的成長史,真的是一個「女性成長史」。

李烈十九歲進入演藝圈,當年就紅了。可是,她當時還在唸書,畢業後直則接跳進演藝圈。

對她來講,演藝圈其實不是五光十射又複雜的地方,而是一個再單純不過的地方。她說:「我人生最熟悉的地方有兩個,一個就是我的家,一個是拍攝現場。」

因為當年紅的很快,所以不停地工作。直到三十歲,她開始厭倦,覺得一路都沒有成長:「我不想要毫無止境的被榨乾,」她說。

所以李烈跑去大陸做生意五年。一九八九年,算是早期進入大陸的台商先鋒部隊。但因為剛開始開放台商到大陸,所以當時的硬體、軟體設備統統都沒有,更別提那個年代,大陸的思想跟台灣差異很大。

但那五年,是李烈很重要的五年。「我在東北大連非常冷,物質條件非常缺乏,租了公寓沒有電梯和燈泡。因但為晚上很黑,冬天更可怕,地板很容易結冰,所以必須要有光線,所以裝了一個燈泡,但居然隔天就被偷了,連續幾天一直被偷,我就覺得不行,但只好拿手電筒。」

那五年的生意失敗了,我把所有的錢都賠掉了!

那五年,我看到三十歲以前從來沒看過的世界,經歷從沒經歷的人。最重要的是,李烈說自己從一個被寵壞的玉女明星,訓練到什麼苦都可以吃!最重要的是,腰桿子比誰都柔軟。

但好面子的李烈,結果全部血本無歸。那傷害和打擊很大,整整把自己關在家裡一整年,不想見人,因為很丟臉。

後來她又到香港住兩年後回到台灣。因為流浪很久,覺得該回家了。回到家,很現實的是,你就必須要工作。

因此,感覺還是必須從演員開始做起。可是她發現經過了十年,台灣變得不一樣了!台灣演藝圈整個改變了,如果再回到這個環境,又可能回到當初討厭的那個循環裡。「我問我自己:『我要嗎?』她自己的內心在掙扎。

「我決定不回去了!」她說。

我做了一個聰明的決定,因為前面做了很多很笨的事情,終於累積了聰明的判斷。所以,她決定轉換跑道,到幕後做製片。

為什麼我要做製片?我認清我自己,我知道我長處是什麼。

我真正去面對自己的長處和短處。「我知道我夠柔軟,我知道我非常有耐心,我知道我願意處理每天大大小小的困難問題,」李烈告訴自己。

其實,待過大陸的朋友都知道,每天都在解決狀況。

但是一開始李烈不是從電影開始,而是先進入電視磨練七八年。在七、八年期間,她自己一直在思考有沒有機會拍電影?

說到這邊,她開始懷念起一位好朋友羅曼菲。羅曼菲在世時,是一個非常知名的現代舞的舞蹈家。她在李烈四十九歲那年過世,她過世那年,對李烈的影響非常大。

「坦白說,曼菲死亡帶給我的震憾是:死亡,離我們這麼近。」

李烈開始問我自己:「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我會不會遺憾來到這世上,很多事沒有做。」--羅曼菲的死亡,帶給李烈很大的勇氣。

我對我自己說,我今年四十九歲,再不做一件想做的事,就來不及了。

當年,楊雅喆導演把劇本給我,那時候我就落淚了。想到小時候的時光,以及成年後的人生。那晚,我把劇本哭著看完。

如果問有一件事要做才不會後悔,李烈說,一定要拍這部戲。

台灣那時候電影很慘。電影「囧男孩」只有兩個小孩,而且是沒有演過戲。在拍「囧男孩」的時候,沒有人知道楊雅喆是誰。而且,這部電影是拍給大人看,不是拍給小孩看。她找了很多投資人,每個人都告訴我這個劇本很好,但是不會賺錢。

找不到錢的情況下,李烈只好回媽媽家:「房子可以借我貸款嗎」李烈媽媽說:「你要幹嘛?」李烈:「我要拍電影。」

李烈媽媽當時說她瘋了。

我說:「拍電影是我這輩子最想做的事!」

李媽媽充滿著哀傷和不信任,可是還是默默地把房地契交給李烈。最後很幸運地,李烈的判斷力很好,所以「囧男孩」沒有賠錢,反而還賺錢,還有下一部戲「艋舺」,而且,還可以站在這裡分享給大家。

身為女性,我們到底要為自己做什麼樣的責任。李烈說,在思考問題的同時,是不是也問一下自己是什麼樣的人、自己要的是什麼、真正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自己夠不夠勇敢,還有沒有勇氣跨出去,幫自己走一條跟以前、別人不同的道路。

我到現在還是覺得自己好勇敢。在當初下了決定,是抱著賠錢的決心去做的。可是,這是因為我敢去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今天站在這裡,李烈最想分享的,就是「勇氣」。

女性比男人更需要的勇氣,在這個社會。

(本文轉載自 TEDXTaipei 歡迎加入facebook)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