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flickr@dvids CC BY 2.0

2014年,Anastasia Taylor-Lind站在烏克蘭的獨立廣場

2月20日獨立廣場上爆發血腥鎮壓,著裝抵抗的男人們在獨立廣場上血流成河,烏克蘭總統雅努科維奇逃出烏克蘭,抗爭在某個形式上趨於緩和,哀悼者開始出現在廣場上  。

此刻,鮮少出現在戰爭裡的女人們也帶著鮮花來到廣場,向逝者致意。

▲Taylor-Lind是一位記者,在烏克蘭記錄這個抵抗的過程。

因為她想拒絕外界對於戰爭攝影的暴力想像,於是他掛起了一片黑布,掩去所有戰爭的創傷,完整的記錄下每一個人。

但她萬萬沒有想到,因為她這麼一個舉動,不但清晰地刻畫出武裝抵抗的男士,更捕捉到了一群在這場戰爭裡默默承受的女性。

她們鮮少以一個英雄的姿態面對戰爭,並被記錄,卻以一個聆聽者的身份,承受了戰爭裡的傷。

烽火連天的加薩,女性攝影記者Eman Mohammed

▲Mohammed是一位生長在加薩走廊的女性攝影記者,當他十九歲開始從事這份工作起,她便遭受歧視,因為這是一份應該要專屬於男性的工作,沒有一個攝影社願意訓練她。

Mohammed甚至遭到同事惡意地對待,每一個舉動都在告訴她,她不應該擁有這份工作,於此同時,Mohammed更加深刻地意識到,加薩的女性是被漠視的族群,她們的生活是微小且不重要的。


因此,關注女性的生活成了Mohammed的第一個目標,身為女性的她比起她的同事們,更加的適合進入這個領域;慢慢的,她開始看見了在戰爭之中,沈默的一群人,他可能是個女性、也可能是個失去夢想的工人,或是一個等待著父母的孩童。

沒有任何煙硝飛揚作為背景,他們只是安靜地坐在一個熟悉的環境裡,讓Mohammed拍下一張張照片,同Taylor-Lind的黑布一般,這些被攝影者沈默而哀傷。


戰爭因形式上的代價太大,而總與男性與勇敢連結,然而承擔戰爭的對抗雙方底下的每一個人民,不論男女老少,每一個人都是戰爭真正的參與者與接受者。

因此戰爭的記錄不能是單一的頻道,Taylor-Lind與Mohammed為我們提供了另一種選擇,屬於女性記錄者的觀察。

並對著人的純粹凝視,讓我們看見了戰爭在爆炸聲與漫天的飛塵外的樣子。發動戰爭的人往往高枕無憂,而承擔戰爭的往往是無數的人民。

(本文轉載自TEDxTaipei

【你不知道的戰爭】

推銷和平,讓游擊隊員卸下武器走出叢林

你看見的新聞不是新聞,媒體戰爭報導的真相

加薩孩子們的哭泣,你聽到了嗎?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