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大陸養成的競爭力,放到國際舞台上,真的算競爭力嗎?除了極少數企業,在中國打下的一片天往往只限於中國,絕難擴展到海外。

筆者在前一篇專欄主張:「沒有兩岸競爭力,只有全球競爭力。」許多讀者一定不以為然。

廣東省一個月內倒閉的企業可能比台灣五年加起來還多。年輕人到對岸做台幹,往往一週七天都不敢休息,因為位子隨時有五個陸幹要搶。如此你死我活,當然能激出某種競爭力,怎麼說沒有兩岸競爭力呢?

該問的是:這種競爭力放到全球舞台,還算不算競爭力?

當然,中國大陸因為人口最多,多年來GDP增速又一直在全球數一數二,市場當然千變萬化,最能考驗企業迎向挑戰的能力,多年來也不乏贏家成功走向世界,像海爾、聯想、華為。

限於篇幅,筆者將以另文討論這些實例的特殊之處,此文僅能強調:撇開這些例外,在中國打下的一片天往往只限於中國,絕難擴展到海外。

第一個原因,是保護太多產業。這不只會讓贏家離開中國就水土不服,也會變相鼓勵山寨,百度是山寨版Google,正版被百般刁難,山寨版才可以通行無阻。淘寶網大成功,也要歸因於它山寨的對象eBay被屏擋在外。

第二個原因,是人力便宜。大家總以為這點是中國的優勢,長遠看卻有礙競爭力,因為它會減少製程升級的誘因,有礙生產技術進步。

第三個原因,是中國大陸挾其市場廣大之優勢,多年來總強勢要求外商移轉技術。這雖讓中國能以最低成本達到產業最快升級的目的,但也容易養成怠惰,等到沒人要移轉技術,就不知該如何升級了。

而最重要的原因,則是政府管太多,人治色彩太強,這點的打擊面非常廣。我舉電視產業為例,因為這正是對岸磁吸台灣人才最多,對我們競爭力之斲傷也最明顯的產業。

首先,內容審查會打消創作者碰觸現實的一切念頭,這就排除了《紙牌屋》、《阿信》的可能。試想,中國版《紙牌屋》怎麼可能不影射黨內鬥爭?中國版《阿信》怎麼可能不呈現農民困境?

二來,揣摩上意變競爭力,新意就很難勝出,造成跟風鼎盛,興邦劇清一色是清末民初,戰爭全是抗日。創意出不來,怎能有全球競爭力?

台灣人才競相西進,反映在頻道上,就是台製節目全面弱智化、粗製化。也不只台灣,一旦香港人才紛紛北遷,港劇就不再是巨星搖籃了。然而,這些人才並沒有因為逐鹿中原,在劇烈競爭勝出,進而透過中國走向全球。

真正走向全球的,是韓國。因為語言隔閡,他們人才只能留在韓國打拚,因此才能創作出《大長今》以降,一串收視橫掃亞洲的作品。韓星金秀賢不是在韓國、日本比《步步驚心》男主角吳奇隆紅而已,就連在中國,他也比吳奇隆紅。

全球競爭力一定包含兩岸競爭力,兩岸競爭力卻不能轉化為全球競爭力,這就是明證。(作者為雅言出版社發行人)

(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