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獨立音樂樂隊「My Little Airport」早年前的一首歌歌名〈邊一個發明了返工〉,道出了香港上百萬「打工仔」的心聲:不論是藍領抑或是白領,他們每天過著朝九晚九的無間地獄式的生活,連在辦公室裡喘一口氣也要看看他人面色,彷彿生命似是被某種力量所支配著,每月只能在發薪金的一刻找回那所餘無幾的人生尊嚴。

不知是否生活在亞洲職場人士的生命價值遠低於西方的白種人,原來香港與韓國的職場天空都是一樣的黑。正因為職場生態苦不堪言,近年有關韓國職場生活話題的電影與電視劇也成為新興吸引大眾注視的文化節目。

乘上年KBS的劇集《職場之神》之勢,韓國有線電視頻道TvN剛剛於10月中也開始播放,以獲得2012年韓國文化教育觀光部的「今天我們的漫畫獎」和「2012 Korea Contents Award」的網絡連載漫畫《未生》為藍本製作的同名劇集《未生》,作為該頻道慶祝建台8周年的特別計劃。開播不久已獲得大量好評,更打破了不少當地的收視紀錄,看來與這套劇集的故事橋段能夠寫實地反映今天韓國職場環境,讓觀眾產生共鳴有關。

《未生》出自作家尹太浩的手筆,講述了男主角張克萊,本來是一位出色的圍棋高手,然而由於父親突然離世,加上他入段失敗,沒有當上職業棋手後,以僅有高中畢業的「低學歷」身份,開展了在國際貿易公司的實習生工作。他從最低層的實習生起始,排除萬難成功進升至「社員」後,故事便主要圍繞著他與同事與上司間每天在工作中的周旋,並關於他如何應對接踵而來的「辦公室政治」問題。

當中,最引人入勝的是他每每遇見困難時,一次又一次都是通過以圍棋對弈方式應對,成功道出青年人在當下工作環境的人生哲理,都是這套漫畫成功吸引到100萬人次下載,並成為韓國網絡神話的主要原因。

我們知道劇集《未生》中,張克萊面對的種種職場難題,從來都不是虛構,而是活生生地發生在這個擁有2500多萬工作人口的國家裡。韓國人一直都被外界視為「工作狂」,在眾多發達國家中,韓國是工時第二最高的國家,單是2013年便擁有2163小時的工作時間紀錄,比一般的發達國家的平均高出1.3倍。

然而,韓國人雖然很埋頭苦幹,但工時長卻不代表工作效率高,根據研究,韓國工人的人均生產力每小時只有29美元,遠低於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平均44美元。可見韓國一般的「打工仔」一直都是過著「非人般」的生活。

1. 論資排輩

在劇集《未生》裡,張克萊從第一天以「空降」身份來到One International當實習生開始,便已經要學懂了韓國職場中論資排輩是何等重要。一般新入職的員工,姑勿論是擁有博士學位或能說十多國語言,都被稱為「社員」,也是公司中最低職位的稱呼。

及後,員工會以年資作升遷參考,一般3-4年為一階段,是觀察忠誠多於能力的考核,並要在這個「社員─代理─課長─次長─部長─社長─會長」由下而上的職位階梯中力爭上游。所以,在職場中,面對不同職級的員工時,稱呼也以要特別小心,要以「姓氏+職位」為標準 (如金部長、李社長),向上司顯示無比的尊重。

而且,在一般的會議上,資歷是對話平台的先決條件,就如劇中營業三組的吳尚植科長,可以對著資源二組的夏勝俊代理大罵,但卻在崔英厚常務理事面前只能低頭說好,這就是韓國職場中的體統文化。

2. 開心飲,不開心也飲

我們知道酒精在韓國人的生命中有很重要的地位,但原來一般韓國人喝酒,都是與工作環境有直接關係。在《未生》第八集中,我們看到當營業三組成功遊說了文代表簽署新合同後,他們取得金部長之悅,可以以「公數」大吃大喝,這就是開心就可以放任地去飲酒的表現。

另外,在第七集時,當吳科長堅持的「伊朗輸油」計劃被金部長勸退後,他與金代理與張克萊三人在餐廳裡為解心中不滿,喝至半死才回家,這就是以酒解工作之愁;此外,在第八集中,營業三組為灌醉文代表簽署新合同,希望以「車輪戰」的方式來應對有千杯不醉之稱的文代表,就是最佳有例子,展現出在韓國職場中談生意,酒精是必不可少。

3. 女性被歧視

雖然隨著經濟發展,女性外出工作的比例越來越高,但韓國社會中對女性在社會地位的偏見,到今天仍舊停留在昔日封建時代的看法,即同工不同酬或是對女性工作能力抱有歧視,情形就在如《未生》第五集中,資源二組的社員安英依,就在第一天正式上班,面對著同組的男代理夏勝俊時,夏代表就說他害怕與女員工共事,指因為她們跟男人不同,根本沒有犧牲精神,而且在第七集中更借工作問題向她大罵,拋出去的文件紙章並把她面頰割傷。這就是在韓國職場中,中層職員的男員工,經常對女下屬戴上有色眼鏡的典型例子。

4. 組與組的競爭

在一般韓國龐大的企業裡,每一個部門也是精細地劃分,有的是營業部、有的是纖維部、有的是IT營業部、有的是資源部、有的是財務部,單看不部門間的分工,便大概了解當中有很大的競爭。但在韓國企業中工作,競爭白熱化不單只在跨部門的層面上,而是相同的部門中,也再被細分為一、二、三或四組,每一組之間也向部門中的部長爭取成績,因此經常出現了惡性競爭的問題。

就如《未生》的第七集中,同是營業部中的第二組與第三組,第二組的高科長與第三組的吳科長為增取他們的計劃書成為營業部的第一位各出奇謀。去到最後直路時,高科長更以人事關係,脅迫金部長改變初衷,最終把吳科長的計劃書拉下馬。這種情況正正就是韓國職場中經常發生的不良競爭問題。

5. 忙是王道

西方的職場生活中,能夠盡快完成工作離開公司然後回家,是反映一個人能力足夠駕馭該工作,而他/她的效率理應可以換來提早完成工作並離開休息的基本權利。可是,同樣的情況如果在韓國發生,尤其發生在初級職員身上,一般韓國人卻有完全相反的事實演繹。如果一個公司員工能夠提早完成工作並準時離開公司,韓國人卻認為這個員工未有出盡全力工作至他的最大能力,而他可以準時下班,也即表明他的職位可有可無。

因而,在一般的韓國職場生態,朝九晚六不是職場人應該擁有的上下班時間,他們應該工作至晚上八或九時,或直至上司或其他員工都下班時才可以離開,情形就像在《未生》的第八集中,被分派去鋼鐵組的新社員張百基,他對於上司未有重視他而給他下放工作,令他可以準時六時下班感到羞愧,就是反映出青年一代的職場人深受要工作至通宵達旦的韓國職場文化影響,認為忙才是應該的生活態度。 

(本文轉載自鍾樂偉FACEBOOK)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