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知道韓國人尤其喜歡吃「零食」,想起昔日在韓國留學的時候,每星期一次到超級市場買零食,望著貨架上數之不盡的零食選擇,都總會有種不知從何開始的感覺。在零食架上,甜的有厚厚的百力支餅乾、皇冠SANDO奶油味夾心餅乾、軟身的則有樂天朱古力批、咸的有農心出品的蝦條、洋蔥圈等等,都是為愛吃零食一族帶來無限歡喜。

近日,在這個已經趨近飽和的韓國零食市場,竟然有一款零食能夠殺出一條血路,創造近年韓國零食業的另一次神話,該款零食就是由韓國海陀製菓製造的「蜂蜜牛油薯片」(Honey Butter Chips)。蜂蜜牛油薯片,顧名思義就是一種甜味薯片,以蜂蜜與牛油塗在表面上,吃下時先會感到強烈的牛油味,其後會感受到蜜糖的甜味,隨之而來多吃幾片後就是薯片的咸味。就是這種多種層次的味覺享受,成就了這種蜂蜜牛油薯片近周在韓國非常瘋狂流行的主要原因。

單看銷量便了解到這包薯片的市場威力。在8月當韓國海陀製菓推出該款蜂蜜牛油薯片後,迄今接近3個多月,累積整體市場銷量已達 $930萬美元 (即$103億韓圜),即平均每個月獲得 $30 億韓圜的銷售額。一貫而言,就韓國經濟市場的規模來比較,一樣新產品在推出市場後,一個月如果能夠取得 $10 億韓圜銷量已經可被視為成功的新產品,現在蜂蜜牛油薯片已經大大超過這個數字,可見它在已沉寂一輪的韓國零食業市場來說,算是一大市場奇蹟。

就在每一天當便利與超級市場於特定時間入貨之時,不消十數分鐘內便被一掃而空,令不少想吃但找不到在那裡可以買到的愛吃熱潮一族,爭相在互聯網的討論區上尋找「賣家」,結果一包本來平平無奇,只售$1,500韓圜 (即約港幣 $10) 的薯片,被炒賣至三倍以上,高達 $5,000 韓圜 (即約港幣 $35)。

但奇怪的是,就在韓國海陀製菓推出該款蜂蜜牛油薯片後,一直都未有如其他公司一樣,找明星當代言人或拍下百萬千萬成本的廣告宣傳,而是走一條較平民化的道路,即是依靠互聯網的社交網絡如 Instagram,以拍照、留言、加 Tag 來做推廣宣傳,結果有樂隊 Davichi 的歌手姜珉耿、演員蘇有珍與前KBS電視台新聞主播朴智允等等,都在她們的 Twitter 戶口上拍下一張她們手持著薯片的相片,並留言指出對它愛不釋手。就是這個透過社交平台的滾雪球效應,一傳十十傳百,結果在 Instagram Hashtag 加上「蜂蜜牛油薯片」,便一共有3萬7千多個,單單一個討論在那裡可以買到蜂蜜牛油薯片的帖子,五天內被瘋狂回覆5千多次,便能夠看得到,現在韓國捲起的蜂蜜牛油薯片熱潮有多瘋狂。

今年韓國商業市場內,也曾出現了另外兩件網絡市場神話,第一樣是 Yoger Presso 草莓乳酪沙冰。近年韓國咖啡店開遍每一個街頭,總會在一條大街上找到數間不同品牌公司的咖啡店。當中,Yoger Presso 本來是平平無奇眾多近加入咖啡市場的競爭者,但意想不到的是,一杯草莓乳酪沙冰,卻把這家品牌推成2014年韓國市場的一大神話。根據市場統計,單單在Yoger Presso 推出草莓乳酪沙冰的三個月內,便已成功賣出100萬杯,而且也成為每一個韓國人的「must eat」的甜品。可是,有異於傳統廣告,Yoger Presso 草莓乳酪沙冰的人氣大爆發,原來是來自社交網絡的吹捧而來。單單是在instagram的口碑宣傳,加上Hashtag的草莓乳酪沙冰留言,便已多達兩萬多個。

另一樣網絡市場神話則是「My Bottle」。或許是厭倦每人的手拿著相同的透明膠水樽的關係,日本公司「Today's Special」於今年推出了自家生產的「My Bottle」膠水樽,標榜每個人都可以依據個人喜好設計屬於自己「獨家」名字、貼圖的膠水樽。當今年夏天「My Bottle」從日本傳入韓國後,熱潮便一發不可收拾,價錢也從本來日本出售的約兩萬韓圜 (即港幣 $140) ,在韓國炒至六至七萬韓圜 (即港幣約 $420-490)。而且,它們也不是採用傳統的廣告方式,而是在社交網絡中不斷透過使用Hashtag來推廣,據統計,單單在Instagram裡便擁有了五萬個「My Bottle」的韓文Hashtag,足見它的威力。

(本文轉載自鍾樂偉FACEBOOK)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