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flickr@Emmanuel DYAN CC BY 2.0

我們知道大韓民族是一個與酒精分不開的民族,每人每年喝酒精的數量更遠超於我們以為全球喝酒量最多的俄羅斯人,不論是學生抑或是上班族,他們總會找到一個借酒精來表達歡愉或是抒發內心的傷痛與對現實的不滿的理由。

總而言之,在韓國人的生活裡,喝酒是生活的一部份。

就是如此,當大夥出去喝酒時,因為每人也希望盡興而歸,抱著不醉無歸的心態去喝酒時根本難以控制酒量,又或是很困難事先約定好今晚其中一人當晚不喝酒,負責開車送喝酒的朋友們回家。

但另一方面,因為早年前韓國發生了多單酒後駕駛造成的嚴重人命意外,韓國政府近年起雷厲執行禁止一切醉駕行為後,現在近乎所有在韓國喝醉了的人都會改變習慣,改為乘的士回家。但若你是駕車到酒吧參加聚會,而不少韓國的停車場都不設置通宵泊車服務時,這又可以如何處理呢?

透過不少韓國電視劇集中,我們都曾經留意到韓國有一種服務稱為「代理駕駛」,就如於劇集《未生》中,主角張克萊在入段成為職業圍棋選手失敗後,因為學歷低且欠缺工作經驗,結果選擇在晚上當「代理駕駛」的工人;

另外,劇集《請回答1997》中,男主角尹雲宰在參與完舊高中同學聚會後,因為喝了酒的緣故,避免酒後開車,最後選擇電召「代理駕駛」司機來代他駕車,送他與妻子成詩媛一起回家。

在這類「服務」於韓國陸續為社會主流接受以後,喝了酒後勉強開車的醉駕問題也出現了顯著的改善,現在極少韓國人會鋌而走險選擇醉駕,更令因醉駕而導致意外身亡的數字大覆降低。但是,雖然這類「代理駕駛」擁有了正面社會效應,但他們的生活保障與工人待遇等勞工問題卻被不少人忽略,這還是韓國政府需要極力改善的地方。

>「代理駕駛」的冒起

全世界最早出現的「代理駕駛」司機是於 1920 年的北歐地區開始,及至後來美國人 Sally Kerwin 把它發揚光大,引入至美國並於 80 年代帶動了由哈佛大學公共健康中心成立的「酒精計劃」中,把這種服務由荷里活明星推廣至社會各不同層面。

但要說韓國的「代理駕駛」服務的開端,其實與韓國經濟轉型有直接關係。

1997 年開始韓國經濟經歷了巨大的亞洲金融風暴的破壞,就在這個韓國稱為「IMF危機」把韓國經濟推至國家破產程度後,大批於財閥工作的中年人因企業倒閉下失業。由於當時韓國政府對中年人從新投入就業社會的支援甚少,因而大量失業人士為了糊口,便加入了這個較彈性的「代理駕駛」行業,而這個行業也就在 1998 年於韓國開始冒起。

韓國的「代理駕駛」服務的一大特點就是「速度」:

一般而言,當客人喝醉了想找人代他駕他的車回家,昔日可以致電給那些專門負責統籌代駕司機的電話,現在更方便地可以透過手機應用程式登記,在不需 30 分鐘內「代理駕駛」的司機便能到達你通知的位置。而且就消費來說,電召這類「代理駕駛」駕車回家,其實與乘的士的費用也不分上下。也就是因為方便與便宜,這一行業於短短 10 數年間不斷膨脹。

現在於韓國裡便擁有 7 千多間「代理駕駛」營運公司,而全國則有 10 萬多位「代理駕駛」司機,每一天為 70 萬名韓國市民提供服務。

另外,90 年代末的通訊科技發展,也有助於「代理駕駛」服務的冒升:

韓國的手提電話網絡於 90 年代尾起陸續成熟,使用手提電話作主要通訊工具的人口不斷飊升,以電話作主要對口聯絡的「代理駕駛」公司因而大為受惠卞這項科技的突破。

而且,那些年間,因為手機結連至全球定位系統越來越普及,更方面了公司可以減省尋找顧客所在地點的時間,使服務更方便。

另外,由於這些「代理駕駛」公司之間多選擇鼓勵合作提供服務,一般當有顧客電召某一公司的司機服務時,若該地區一帶該公司並未有即時司機有空接收訂單,該公司會多主動聯絡別的公司要求協助,並透過私下分帳而增加合作空間,所以它們之間多只會出現良性競爭,鮮會發生衝突。

這一類「代理駕駛」服務的冒起並成為新潮流,吸引大量公司投資和人手入行,其實與它的營運模式有關:

一方面,對於有意投資這一行業的公司來說,需要花的投資成本其實有限,因為一般公司只需要招聘一批司機便足夠,跟其他營運的士的公司不同,因為它們需要大手購入大量的士才能營運,因而方便了投資者隨時加入或退出市場。另外,由於這類「代理駕駛」服務的黃金時間多是從晚上 10 時至零晨 2 時左右,一般公司不需要花大量人手整一天在工作,正因如此,這些公司多會以短期兼職合約方式聘用司機,可以減省開支。

人手方面也不愁沒有加入,因為這一行業並不需要什麼專業技能,只需要擁有一張駕駛執照便可以。所以,就在經濟危機時期,「代理駕駛」便成為一大批失業大軍找尋工作機會的一大選擇。當中,由於工作時間只集中在晚上至零晨,司機們多是早上當一份工作,晚上才兼職當「代理駕駛」司機,以便可以用盡所有時間賺錢生活。

>司機的辛酸生活環境

自從 1997 年當韓國引入了「代理駕駛」文化以後,這一行業於最近的 10 數年間取得了高速的發展機遇。然而,雖然願意投入資金發展這一行業的公司出現倍數以上的增長,但擔當「代理駕駛」司機的待遇與工作環境卻未有絲毫改善,當中特別以他們面對著長工時、工作壓力與薪金待遇的問題最為嚴重。

作為為「代理駕駛」服務的司機,影響他們最大的莫過於每天需要應付 10 數小時的長工作環境問題

一般而言,司機們的上班時間從晚上 8 時開始,一直需要工作至零晨 4 時,每時每刻都需要等待著那些喝醉了的車主的來電,才有工作。可是,由於當「代理駕駛」司機只能是晚上的兼職工作,所以他們大多數會在早上多找一份工作糊口,因而對他們的健康構成一定負面影響,例如他們經常面對睡眠困難、極度疲勞、嚴重的甚至會出現夜盲症等問題。

而且,由於在工作環境裡,他們都經常要應對行為上問題多多的「醉酒客」,有些喝醉了的乘客更會對司機們大吵中鬧,甚至使用暴力攻擊司機

但是,作為司機的他們不是不願意把這些問題報警求助,只是萬一報了警察以後,一般都要花上數小時來調查和填寫口供,結果便會浪費了一整晚可以賺錢的時間。因而不少司機都會選擇息事寧人,接受了「顧客」提供的些少現金賠償後便放棄追討責任,然而他們面對的工作壓力不會隨著賠償而簡單而去,反而一直影響著他們的健康。

除了工作環境惡劣外,更大的問題在於他們的生活也未有因為當了司機後得到保障

根據韓國的雇傭勞動部統計,這些「代理駕駛」司機一般每天的薪金大約是 3 萬韓圜 (即約港幣 $210),但每天的工時卻長達 12 小時,而且連帶營運公司會扣減兩至三成為佣金,他們最多每個月也只能取得約 100 萬韓圜 (即約港幣 $7100) 的收入,再加上近年大量投資者見此行業有利可圖,大舉加入市場,結果造成了市場極為飽和,直接影響到他們的薪酬也越來越低。

此外,不少公司見這些司機的議價能力低,而且又希望保留彈性的聘用原則,一般都不會為他們提出任何合約保障,結果他們在韓國的勞工法上都被視為「自雇人士」,不合乎任何韓國勞工法的保障,所以這些公司往往也會給予他們比法定最低工資還要低的時薪作待遇,更不會提供他們應有的工傷保障。

除了欠缺實質的保障,他們也經常被社會主流人士歧視

因為早年前曾經發生過多單假冒是「代理駕駛」司機的賊人,在車上向顧客打劫後,不少人也對這一行業的信心大降,也不願意把他們的車交給一位陌生人駕駛回家,可見因為一小撮人的不法行為,卻最終破壞了主宰著生計的司機們的工作機會之餘,而且也影響了可以改善韓國醉駕問題的良方,實在是值得當下韓國社會反思的問題。

(本文轉載自鍾樂偉FACEBOOK

【延伸閱讀】

韓國喝醉嘔吐的代價

為何首爾地鐵車箱內那麼多小販?

在韓國,你必須遵守的「背包禮儀」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