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photo credit:flickr@Terence Lim CC BY-ND 2.0

5 月底離開香港到首爾之前,早已聽聞過韓國已爆出了一單一位從中東地區回到韓國的國民,隨旅行之時感染了稱為「中東呼吸綜合症」(俗稱「新SARS」)並在當地傳播給其他人的傳染病事件。

上機前那一刻,還聽到有一位懷疑已染有「新SARS」的韓國患者,不理會政府與醫院要求隔離的勸喻,堅持乘飛機出國公幹,並曾經到訪香港,再從香港乘直通巴士到內地的惠州。

途中,他沒有公開自己的家人是「新SARS」的確診患者,間接導致同機上的其他乘客也成為了潛在帶病者。然而,同機上的兩位韓國女士在入境香港後又拒入住隔離營,更於銅鑼灣等鬧市穿梭。聽到報導至此,前往仁川機場的飛機最後通知告示也同時響起,我慶幸自己在登機前在機場的便利店買了數個口罩,上了機還算放下了心頭大石。

三個多小時飛往首爾的機程上,偶爾會聽到前前後後位置乘客的咳嗽或打噴嚏聲音,但都是零零星星,我也不以為然地隨著那些聲音中睡著了。

當飛機降落在熟悉的仁川機場後,走出那條停機跑道後,眼前卻出現了兩張陌生的醫療告示,看起來應該只是擺放了數天。

左右一對韓語與英語的告示,寫著「中東呼吸綜合症」 (MERS):從中東地區回來後,有否以下的病徵:發燒、咳嗽與呼吸困難?若有,入國時請跟機場的隔離主任申報,另外在歸國後請立即去保健所求診」。

它擺放在不當眼的位置,每一個剛落機的乘客,每一顆眼睛都是向著走進入國檢查的方向處望,都是希望趕著盡快離開這裡。當我停下來拍照時,途人都是抱著奇異的眼神望著我,彷彿在猜度我為什麼這麼緊張這四個英文字母 — 「MERS」。

從仁川機場的大巴八乘出至首爾,差不多一個小時內,巴士上的電視機一直播放著韓國 YTN 24 小時的新聞報導,新聞報導著多是關於韓國國內議會的爭執,「新SARS」的報導也只是間歇性出現。

就算是走在首爾的街頭上,我也感受不到些微公眾因為「新SARS」在韓國社會爆發而人心惶惶的表情。

落下班的上班族繼續歌舞昇平地在吃「炸雞啤酒」,還有大學生們繼續一群人互相扭在一起喝新近推出的「柚子味燒酒」。

總想不到事情不到 4 天之後,喜歡夜夜笙歌的韓國人卻忽然被打沉至驚慌失措的景象。

一個星期後的今天,周五晚上,是韓國人一貫於忙碌工作後難得可以盡興而歸的狂歡夜,首爾市內的交通卻靜得有點離奇,繁忙時間如常的塞車問題卻不見了,人人都趕著回家吃飯看新聞報導。那是一個我感到陌生的首爾,究竟這一個星期內,韓國發生了什麼事?

前天,我到了首爾的光化門廣場,看到上星期於這裡舉行的慶祝韓國獨立的「光復 70 周年」博覽會完結後,展覽旗幟徐徐拆下時,另一邊那群迄今為止依然留守在廣場的「世越號」意外的遇難家屬,他們如舊地堅守在那個大本營,跟數個月以至一年前一樣。

可是,今天走過那些帳篷,看到一些遇難家屬的面上不是多了些淚珠,而是有一些人都在戴上了口罩。

我跟他們問起為何都戴上了口罩,當中的一位跟我說到,他對現在朴槿惠政府的施政全無信任,她連為解決「世越號」意外的調查報告的勇氣也欠俸,跟何況她有能力為這個國家確保不會爆發「新SARS」呢?

他說到這裡,我忽然想起一張相片。

朴槿惠早前前往一間接收過有確診「新SARS」患者的醫院探望時,不知道她是否因為曾經看過昔日香港於 SARS 疫潮之時,董太穿上如超人般的全套保護衣物落區時有失英姿,結果她連最基本的口罩保護也沒有。

當你看到這一幅照片,也有留意近日韓國政府應對著「新SARS」疫情時的種種失誤與混亂時,你便會明白為何有人批評韓國只是一個「外強中乾」與終日走在鋼索上發展的國家,稍有一些天災或人禍意外時,便會把這個弱不禁風的國家內部結構體無完膚地展露在國際社會面前。

到那一刻,人命已犧牲了,才能換來短暫的改變,這樣的代價是否太大?

■ 掉以輕心的政府

對曾經經歷過 SARS 的香港人,12 年前的那一「疫」我們至今還是歷歷在目。犧牲了 299 條人命以後,香港人與特區政府終於學懂了面對傳染病疫症於城市空間爆發時,掉以輕心是把疾病於社區蔓延的致命原因。

SARS 以後,香港曾經經歷過過多次傳染病的侵襲,不論是 H5N1、豬流感還有 H7N9,特區政府放棄了按章工作的官僚文化,而是以「一條命犧牲也嫌多」的醫療心態來防禦,寧可被公眾批評執行行政的隔離令時過嚴造成不便,都不願意看到因一時疏忽導致失控的社區爆發危機。

反觀今次於韓國政府應對爆發「新SARS」疫情的反應上,從一開始接收到第一宗從中東傳入的病例個案後,一直都是抱著只按照最基本的防疫規則來守好第一條且是最關鍵的防線。可惜因為錯估了第一位確診患者的超過傳播能力,結果便出現了重滔如當年香港政府最初應對 SARS 時的錯誤,於同一病房、樓層與整間醫院中,有曾經與患者接觸的人,都一一透過通風設施而感染。

然後,掉以輕心的醫生、護士與醫療人員,也同樣未有以戒嚴心態處理疫情擴散的可能性,因而導致讓病毒從醫院擴散至社區。

雖然,韓國政府與國民曾經高傲地宣稱 2003 年爆發 SARS 時,當一個接一個亞洲國家守不住它們的防疫線時,韓國能夠有力抵抗疫症的傳入,但正正就是欠缺了應對於社區爆發傳染疫症的經驗,再加上有這種錯誤心態,使政府與國民一同對這次「新SARS」入侵至第一防線時掉以輕心,使疫症現在於韓國已有慢慢失控的情況出現。

■ 衛生陋習文化的延續

在外面觀察韓國的經濟發展,不論是經濟的 GDP 數字表現,抑或是實際參考因著韓流帶動而慕名而來到韓國感受韓劇與 K-Pop 的興盛的旅客,都是與年俱增的鼎盛。然而經濟實力的背後,韓國人固然有能力把一個本來如昔日麥克亞瑟將軍所言這個「已斷定永遠貧窮」的國家,於短短 30 年間的急速工業化,搖身一變成為 80 年代的亞洲四小龍,今天更躍動為帶動全球互聯網事業與智能科技的世界強國。

可惜的是,正就在經濟集體發展成功之後,有一些最基本的人文質素、衛生常識與文化卻遠遠追比上那上冷冰冰的 GDP 數字。

早年前韓國一群公共衛生學者,曾經發表了一篇名為《A Nationwide Survey on the Hand Washing Behavior and Awareness》的研究,調查了 2,800 多名 14 歲以上的韓國人,探討一下韓國人對洗手與個人衛生清潔的習慣與意識。結果發現,雖然大部份的受訪者都表示於公共廁所如廁後都會有清潔雙手的習慣,但根據學者於廁所的實際觀察,真正的比例卻只有 6 成多人如廁後會習慣洗手。更嚴重的問題是,該調查發現 8 成多受訪者於咳嗽或打噴嚏後都沒有清潔雙手的習慣。另外,雖然 7 成多的受訪者認同洗手是有助減低傳染病傳播的可能,但卻有接近 4 成人表示難以實行因為未能把之建成習慣,還有 3 成受訪者認同洗手是「煩擾」問題,因而未有建立定昤定刻清潔雙手的習慣。

經濟實力以外,其實普遍韓國人對個人衛生的觸覺還是維持在發展中國家的水平。

走在首爾的街頭上,你會經常留意到有不少韓國長者會隨地吐痰,還有大無私樣隨地擤鼻涕,身旁的人也未有提高警覺。當然,自今周初「新SARS」疫情有進一步於社區擴散的可能後,街上自覺戴上口罩的路人比上周為多。而且,隨著韓國政府以不想引起公眾恐慌為由,未有透明地公開曾經接收過確診「新SARS」患者的醫院名單後,公眾因為擔心政府有心隱瞞疫情而提高了警戒心,但比例仍只屬少數,也只是圍繞著有留意網絡新聞的青年人會增加了防護,中年人卻仍多依舊不以為然。正因為這些還有一大部份人的低防疫意識,令外界擔心「新SARS」仍會在韓國進一步擴散。

■ 韓流以外的薄弱

近年韓國以領導流行文化熱潮見稱,曾經製作了多套打動不少少男少女與家庭主婦的韓劇與電影。2013 年韓國導演金盛秀曾經製作了一套電影,稱為《戰疫》,內容主要講述一場於韓國爆發的流感疫情。《戰疫》不但叫好更也叫座,曾經有數百萬名人次入場觀看。但我想那數百萬曾經入場觀看這套電影的觀眾,還是意想不到流行文化作品,竟然成為了他們極有可能面對的惡號。

2008 年曾經發生韓國的「美韓牛肉風波」,當時不少韓國家庭主婦對韓國政府放寬輸入美國有瘋牛症的牛肉時,從最初期的恐懼,慢慢轉化為反對當時李明博政府的社會運動。從那一次經驗所見,知情的韓國人並不會坐以待斃,對發現勢不對時,定會集合起來反抗。

近兩年間韓國還算是多事之秋,2014 年的春天,因為韓國政府的政策與處理失誤,導致了數百人死亡的「世越號沉沒」意外,也暴露了政府與財閥間的不當勾結文化與官僚體制的漏洞。想不到剛剛的 1 年多後,韓國又再爆發了另一次國家危機。

這一次的「新SARS」疫情,我們並不敢猜想最終會多少條人命會被犧牲,但到今時今刻為上,從外界所見,卻是再一次暴露了韓國政府於管理傳染病時的政策粗疏與行政協調混亂。

說到這裡,往心一想,其實韓國除了韓流之盛外,其實還有什麼呢?

(本文轉載自鍾樂偉FACEBOOK

【延伸閱讀】

MERS蔓延中,如何預防 一秒就懂

MERS跨出首爾 韓500校停課、設專責醫院

陸港台注意 廣東MERS 6密切接觸者趴趴走

關於天下部落格

  • 天下部落格為互動社群平台,是知識的分享,觀點的累積,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新觀點。加值下班後各領域的輕知識。包括:捕捉每日漏網新聞、科技、創業、商管財經、人文。
  • 有任何建議及想法,請至天下雜誌FB粉絲專頁。或來信至天下雜誌客服信箱:cwadmin@cw.com.tw
  • 投稿及洽談合作事宜,請聯絡天下部落格專用信箱:blog.cwgroup@gmail.com